28年前在医院被抱错,如今患肝癌病危,他给医院写下绝笔信:不甘心!

2021-09-18 03:40 xqiang
28年前在医院被抱错,如今患肝癌病危,他给医院写下绝笔信:不甘心!

  “医生告诉我,我现在已经不可能换肝了。只能保守治疗,我知道我身体里的癌细胞已经侵蚀了我的全身,每天疼痛加剧,如万千蚂蚁般的蚀骨。”“我不甘心,为什么28年前,我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出生,医院明明知道我生母是乙肝患者,却没有给我注射最为宝贵生命第一针-乙肝疫苗?”“我只想在我生命最后之际,得到一个答案,得到一份公平的裁决……”今天(25日)上午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从“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家属处获知姚策写了一封给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长1700余字的绝笔信姚策的律师周兆成也证实了上述消息据了解这封信已由姚策家人寄往河南

  姚策绝笔信。周兆成供图提及姚策写下这封绝笔信的初衷其生母杜新枝回应称↓

  “之前还抱有一丝希望,通过各种检查,姚策已经知道不能换肝。而且一家人都围着他转,没有经济来源,他心理压力很大。最重要是他的疼痛不能缓解,每天要吃两次止疼药,晚上还要打吗啡。姚策希望在他生命的最后能看到医院的态度。”

  今年2月28岁的江西九江青年姚策被查出患有肝癌母亲许女士欲“割肝救子”却发现儿子并非血亲而是河南郑州的杜女士所生杜女士的儿子郭威则是许女士的亲生儿子28年前的两个婴儿在淮河医院被抱错的7月23日“错换人生28年案”正式立案9月11日“错换人生28年”案在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告姚策及其亲生父母要求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公开道歉起诉请求金额总计270万余元9月25日该案再次开庭罹患肝癌的当事人姚策坐在轮椅上出席庭审被告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当庭先行给予姚策10万元执行款项支票截至目前该案尚未宣判姚策也仍在杭州一家肿瘤医院接受治疗

  姚策躺在病床上疼痛难耐。 周兆成供图亲生母亲:能还回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们一分钱不要由于癌细胞扩散,姚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疼痛愈加强烈。“究竟姚策还能不能挺过这个新年。”这是全家人悬在心头的一把刀。“现在是多发性转移了,他吃饭也疼、喝水也疼、疼得下不了床。”这几日,姚策生母杜新枝因家中的事务从杭州赶回了河南老家,每次想看姚策的时候,她就给儿媳妇熊磊拨通视频电话。从前两人分隔两地接通电话时,姚策还能用正常音量喊一声“妈”,现在杜女士只能心疼地看着屏幕另一端沉默的儿子。杜新枝接受上观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看到姚策写给淮河医院院长的绝笔信前,就已经了解到儿子的想法,“他看不到希望了。现在一整天也不说一句话,除了疼,心情也不好。”对于半个月前,法院反馈来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最多不超过60万赔偿的调解意见,姚策和家人都难以接受。“如果医院没有抱错,如果你给我们孩子打了防御针,什么事情都做到位了,我们干嘛要找你呢?2020年都要过去了,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也不说赔,也不说不赔,给我们晾在这。”面对事件进展,姚策的生母杜新枝既气愤又无奈。目前,姚策的治疗费用多来自于公益平台捐款,妻子熊磊则全职照顾姚策,家中没有经济收入,日常开销多通过刷信用卡和花呗维系。在杜新枝看来,获得来自医院的赔偿能让姚策增加生活的信心,看到希望。“他会觉得自己没给家里带来太多的压力,心里不是也得到了安慰吗?如果孩子没了,我要的钱干啥。姚策出生的病历上所有检查都是健康,你能还我一个健康的孩子,我们一分钱不要。”代理律师:2个月前他还劝家人谅解医院,现在是真的失望了11月25日早上,姚策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得知了姚策写下绝笔信的消息,“我仔细看了信的内容,真的感觉心痛。”周兆成说尤其是读到姚策对张祎捷写下:我知道您是1991年7月毕业后就来到了淮河医院,一直工作至今。而我是1992年6月出生在淮河医院,而后被你们“错换”!今天,您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培养下,已经成为医院院长;而我却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错换”下,已经肝癌晚期,只能等死……他感受到了姚策字里行间对命运不公的悲愤。看完信后周兆成和姚策通了微信语音,电话那头的姚策声音已经很虚弱了。姚策告诉他,自己之所以写下这封信,是想要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找到一个答案、一个交代,另一方面他的确因为后续医药费倍感焦虑:此前姚策的不少治疗费用都来自一个公益平台,后来一家人对于这笔治疗费用的花费方式一度遭到网络质疑。尽管家里人后来在网络上公开了这些善款的使用明细,但是也增加了他们对这些不确定因素的不安。开庭以后,周兆成就没再见过姚策,但一次次语音交流,他都感受到姚策的病情的确是在走下坡路。“这两个月,他从上海的医院转到杭州的医院继续治疗。由于其体内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医生告诉他已经无法换肝了。以前我和他沟通,他几乎是秒回。现在发消息没有任何回应,偶尔回过来,声音已经极度虚弱。”但是话语之间,周兆成依旧能够感受到姚策想要活下去的愿望,他也会提及如何配合医生治疗。周兆成没有料到,一起事故责任划分十分明确的诉讼案件的进展会如此艰难:“当时我们提出200多万元的赔偿款,完全是按照法律条款得出的严谨诉讼请求,现在对方回应最多赔偿不超过60万的回应让我们很震惊。”9月开庭时淮河医院方面承诺姚策要为他的后续治疗尽可能提供帮助,但是2个月后,姚策却等来这个出人意料的回复。9月在开封的庭审现场,姚策并未见到他绝笔信中的主人公张祎捷。姚策对她一直有所期待,因为在事情发生后,张祎捷曾经很坚决承诺要彻查这件事,给当事人一个交代。庭审结束当天,姚策坚持到淮河医院去看看,等了张祎捷一下午,依旧没有见到本人,但当时接待姚策的工作人员都在言语间表达了医院会负起自己的责任。姚策是情绪十分平和地结束那次在医院的探访的,他甚至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对亲生父母和养父母叮嘱不要怨恨医院,他们也不容易,自己的身体已经这样,还是选择谅解吧。这是姚策最后的妥协和希望,现在也被打碎了。“这么年轻的生命一点点的在我眼前消逝,我也无比揪心。现在姚策的病情如此危急,我希望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能够早日宣判;也希望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能够积极践行‘早前的承诺’,利用自身医疗机构的优势资源对姚策进行后续的帮助。在法院判决之后,如果姚策治疗费用不足,也请早日启动医院公益基金进行帮扶。”周兆成说。但这位代理律师唯一的担心是,姚策是不是还能等到法院公正的判决结果;而他在生命最后时刻期待的人性和善意,还能如期到来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王倩 杨书源微信编辑:佳思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休闲零食